第三十一章 桃子风波

孙寡妇急眼“呸”了一声道:“馋丫头,你可别听他胡说,那是他自己摸上来的,我寡妇失业那是没办法。要不是盼他二癞子有朝一日把我从火坑拉出来,我就是去庙里当尼姑,也不会跟他。”

江小池可不想一大早听他们在这掰扯,眼睛污了,耳根子可想清净。

二癞子在村里可是不要名声的,这能舍出半袋苞米面子估计也是维护孙寡妇名声。冲这一点,江小池虽然不待见二癞子这号人,倒也觉得有情有义。

江小池:“那摸黑让二癞子把苞米面给我送过去,别拿起虫生牛子的糊弄我就成。”

二癞子:“你把你二癞子哥说成啥人,我还能糊弄你一个孩子不成?”

二癞子蹬鼻子上脸,江小池一眼瞪过去:“你谁哥呀!小心我折了你家老二,让你一辈子办不了人事!”

二癞子:“诶!我说你个丫头家家的,说起话来怎么大萝卜脸不红不臊的……”二癞子刚想继续往下说,江小池气的一把便将身旁的一个小树连根拔起,吓得王二癞子把后半句话,生生吞回肚子里。

二癞子吓的嘴瓢:“那啥,馋丫头,哥家里还有半口袋黄豆子,那可是我从公社里换出来的,回头你和你奶炒点盐豆子吃。”

江小池强忍住笑,绷脸“嗯”了一声:老胡那个家和万事兴任务不做了,不就是豆子吗,放空间里什么豆子不高产呐!

二癞子孙寡妇感恩戴德,兵分两路下山。

江小池扬了扬自己欠揍的手,下回遇事她这暴脾气可得克制克制。这一巴掌一巴掌的,回头得祸害多少东西,这漫山小树也禁不起这么被自己祸祸啊!

尤其手里被连根拔起的小桃树,花谢都开始结果,江小池心里这个罪过。

万物皆有灵,好不容易恢复点灵气的灵泉,可别一朝打回解放前。

只能带回去种在院子了。想到这,江小池闷头把小桃树扛在肩上,又小又抽吧这果好不好吃,这个季节移植也不能活,就算有灵泉水养着估摸也长不出什么好果。

江小池一阵为难,背上背着柴,肩上扛着小桃树,走在村里引起一片沸腾。

“馋丫头,砍柴火可不是你这个砍法,断子绝孙,后人可就没烧火的东西了。”

江小池一肚子委屈,敷衍道:“拿回家给我奶做个拐棍!”

朱大娘是个好凑热闹的:“可别瞎扯了,别不是馋桃子,背着全村人种在院子里,回家吃独食吧!”

见朱大娘对吃吃独食这事感兴趣,江小池立马顿住脚,立马接话道:“回头朱大娘吃好吃的也招呼声,省的我见天的闻味馋的荒。”

朱大娘最忌讳别人说她家吃的好,没人明说,谁还不知道她家的东西都是怎么来的。

朱大娘装作没听懂:“这树可是集体的,就这么扛回去上队里说都说不过去。回头家家都去山上挖树,山不得被挖秃啦?”

江小池真心觉得这话占理,朱大娘可是走哪都能顺把柴火回家的人,能有这觉悟这朱大娘真是赶超几代人。

江小池:“要按朱大娘这么说,回头盖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