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山寨

远在江西赣州的秦媛自是不知道京城所发生的这些事情。她听骆知行说了些沈慎的事情,心中虽是愧疚万分,却仍旧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定。

“还请骆大哥替我保守秘密,莫要将我还活着的事情告知兄长。”

骆知行对于秦媛的这个决定没有丝毫的意外。秦媛从来就不是个蠢人,她又怎么会对思之那点心思全然不知呢,不过是不想知道,不愿知道罢了。

骆知行长叹一声,缓缓点了点头,低声应道:“我与你说这些,也不是为了让你改变什么决定,不过是事情闷在心里久了,就想要说一说罢了。”

秦媛脸上显出了几分愧疚之色,正欲开口说话,却见骆知行微微抬手,止住了她的动作,继续说道:“感情这回事,我也没有经历过,也不好对于你们之间的事情多加置喙。不过,我也是知道你情我愿这个道理的,你既然已有心上之人,就莫要对无法回应的人有所愧疚了。”他说罢,回头抬头望了望北方,“我想,他也不愿看到你愧疚的罢。”

秦媛闻言,嘴唇微抿,良久,才淡淡的回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之后几日,此事便如雨落大海,再没了声息。

骆知行悄悄的观察了秦媛好几日,见她行止坐卧皆是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才松下一口气来。

那日他一时激动将事情说了完全,话过之后他便开始后悔了。

他十分害怕秦媛会因为愧疚而与思之相认,那样他便是害了秦媛。思之的性子,旁人不知,他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若是被他知道瑾儿还活着,便就是如今秦媛,那他一定喝出命去也要将秦媛抢回来,深藏在后院,再不让旁人见到。

若真是如此,那他也别想再如此逍遥自在了,是一定会被老爷子活活打死的。

想到这种可能,骆知行足足担惊受怕了好几日,见秦媛的确没有什么异样之后,这才渐渐放下心来。

可是这心放下之后,又隐隐泛起了阵阵的不甘来。他那师弟虽说比起自己还差的远,但怎么说也算是玉树临风,温文尔雅,如今更是权势滔天,又哪里比不过卫家那个小子。怎的小瑾儿对思之竟是丝毫没有旁的心思,就算自己将话说得如此清楚明白了,她却仍旧能够当做无事一般?

这个念头在骆知行的脑子里生了根一般的挥之不去,是以,一连几日,他都看秦媛不太顺眼。

秦媛又哪里知道骆知行心中这一堆的弯弯绕绕。她知道沈慎的心思后,倒也不是完全的无动于衷,只是她觉得,自己已然是不能给兄长任何回应,与其愧疚为难,倒不如就像现在这样互不相干来的更自在一些。

毕竟,她如今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情爱之事,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如此又是平静的过了两日,新兵们没有接到攻山的命令,逐渐开始懒散了起来。

秦媛见此,便叫骆知行领了新兵们找了一块地势平坦的地方开始操练。看这架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