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县城

黎姓在县城有族人,黎贞娘一家子来县城之前,黎厚相就交代过住进族人家里头,别住到冯家去,免得给人添麻烦,无端失礼,或是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黎定山人不算精明,但是听人言也听人劝,是以进城后,极力拒绝了冯汉文的邀请,而是准备住进了族兄黎定魁家。

姚姓自然也有族人在县城住,姚第添也给了姚廷芳手信,让他进城后去寻姚姓族人。但是,姚廷芳觉得他娘文氏病着,他的灵魂是清沟黎姚姓的祖宗不假,可这辈子给人家没血脉关系,贸然前去,即便有手信,也是极为失礼的。他没贸然去寻上门,而是打算直接捐些香油钱,住进城隍庙去。这样既避免了给人添麻烦,又免得住进客栈叫姚家人觉得难堪。

等冯、汪、程三人走后,黎定山才在黎贞娘的提点下问姚廷芳打算怎么办,听了姚廷芳的打算,默然了须臾,也觉得他这打算挺好。他虽说要住的是族兄家,可到底不是自己家,而姚廷芳连姚家都不住,更不好住进黎家。县城虽说不小不大,清沟黎出来的人圈子却是重叠的,若是姚廷芳住进了黎姓人家,消息一旦传出来,姚家人心里肯定会有想法。黎定山脑子不灵活,肖氏便是见识也不甚广,但是清沟黎几姓之间的摩擦和小龌龊还是知道一些的。

肖氏等黎定山说了“那成”,笑着对文氏道:“我看这天色还早,不如咱们一块儿去城隍庙。我们也去拜拜,咱村出门做生意的常说一句话,到了一个生地方,二事儿不做,先摆码头,给土地爷城隍老爷烧烧香拜一拜,求个顺遂。”

文氏自打那日做了被蛇追的噩梦,就有点睡颠倒了,晚上睡不着,白天总打瞌睡昏沉得不行,都有些神经衰弱的症状了。她这会儿正精神萎靡,闻言有些迟钝地应道:“那咋不中,可中哩。”

姚廷芳闻言,也就没逆文氏之言,冲黎定山作揖道谢了。于是,他们一行人便一道先去了城隍庙。

武阳县的城隍庙在县北,挨着北门永宁门。而他们是从城东门朝阳门进的城,黎定魁家在县前街做生意。也就是说黎家一家子随着姚廷芳去了城隍庙,回来要绕一段路才能到黎定魁家,好在黎定魁家不像汪文俊家就住在城东,不然过门不入也有点说不过去哩。

黎贞娘前世走了不少地方,可这辈子还真是第一次进城,可把她新鲜坏了。其实,也没啥新鲜的,房屋不高耸,也不是那等熙熙攘攘的大都市,倒是蛮古朴的,巷弄铺子青石板,来往的人也都蛮和气的。

她听人说过县城,武阳县城有五门,分别是北门永宁门,南门迎霭门,东门朝阳门,西门望仙门,东门与南门之间开有桃源门。因为桃源门略偏东,又称小东门,有奇景“景星”。

贞娘还没去看过实景,但是听看过的人讲,就是一口井。虽说大家说的玄乎其身的,什么拜了景星出门得财运,因为当地人信奉水主财的说法,但是贞娘自己私下猜度应该是能投射天上的什么奇观,多半是启明星。当然,这都是她的私人猜测,并不妨碍当地居民或者路过的行商,出门或者经过此地,投点铜钱以求财运。

要说求财运,县城还真不缺地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