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诬陷

雨下的极密,一片土地只一转眼就变得泥泞起来,穿着柳芽黄色衣裙的姑娘撑着伞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路上的水洼,一手撑着伞一手提着裙子,以免被溅起来的雨水弄脏了衣裙。

走上青石铺就的台阶穿过弯弯曲曲的回廊,路过两个姑娘身旁,那两个姑娘见她道了句“璃笙姐姐。”边说边福了福身。

而那个叫璃笙的姑娘并未低眼看她们,只淡淡的答应了一声,神色匆匆的从她们俩身边走了过去。

沁竹轩此刻正是热闹的时候,虽然外面下着雨,不时还轰隆隆的打着响雷,但毫不打扰屋里头的几个姑娘嬉笑玩闹。

“几位姑娘,老太太召你们过去常熙斋。”璃笙还没进去屋门,先是走到门口打开门就着急的说了声。

“什么事?”苏韵瑶问。

进门后璃笙才行了礼,急忙道“说是出了什么事儿,让姑娘几个赶紧过去,其他姑娘几个还有大夫人和几位娘子都到了。”

苏韵瑶与苏墨瑶彼此对看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出了不解。

苏老太太可不是那种无事乱呻吟的人,这个大雨天急忙传唤,定是真出了什么事。

再说长辈都到了,哥哥姐姐们也到了,实在不能再拖下去。

尽管外头下着大雨,但几个姑娘都不敢耽搁,扶着各自的侍女匆忙起身往常熙斋赶。

苏韵瑶与璃笙、璃惜走在前头,苏墨瑶与苏锦瑶跟在后头,而侍女们则是在身旁小心的撑着伞。

“祖母那边说是什么事儿没?”路上,苏韵瑶小声问道。

“奴婢也不清楚,就是去厨房给几位姑娘拿茶吃的时候听见袁妈妈说起的,好像是二娘子挑起了什么事儿,话里话外的像是与姑娘有关,奴婢也就没敢耽搁赶紧往沁竹轩走,路上又碰见了老太太身边的周嬷嬷,周嬷嬷说老太太召姑娘几个。”璃笙尽量挑简短的话回答。

璃惜在旁边问道“跟姑娘有关?莫不是给三姑娘四姑娘看好了婆家,拉咱们姑娘去常熙斋掌掌眼?”

“咱姑娘才多大?苏府中有身份的多的是,能让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掌眼?再说这大雨天,说婆家的哪个能挑这天儿来?”璃笙没好气儿道“看周嬷嬷的神情定不是什么妙事儿。”

苏韵瑶轻轻拍了拍璃笙的手背,示意她别乱说话。

出了沁竹轩往东走一会儿,再拐两个弯,接着走到靠北的院子,门前顶儿的牌匾上‘常熙斋’三个大字,赫然显示着里头主人的身份何其不同。

因为常熙斋是老太太住的地方,所以格外清静些,门前的一左一右都种满了玉兰花,郁郁葱葱一大片,看起来空谷清幽,特别有意境。

穿过门口往院儿里走能看见三个大水缸,里头种了几朵莲花,其他空地上还种了不少的竹子。

本安静的地方,却刚一进院门,就让苏韵瑶感觉到了与平时的不同。

“祖母安好。”苏韵瑶与其他两姐妹轻轻像坐在上座的老妇人行了礼,又转身冲着几个坐在边上的夫人行礼“大夫人,二娘子,三娘子。”

一一见好后,苏韵瑶才发现四娘子没来。

也对,四娘子如今有着身子,出门做事都不方便,这大雨天,是不应该出来。

她还瞥见角落里四娘子的女儿苏婉瑶在那站着,小小的身子骨好像强撑在那儿一般,每次一见到她就怕一阵风吹过来她会摔在地上。

这位年纪最小的妹妹,出生时就落下了个胎里不足的毛病,长年累月的喝汤药,每次在她身边走都能闻到一股子药香。

四娘子身子也不行,这废了半条命生出来的女儿身子更不好了,如今又有了身孕,苏韵瑶也着实是为这娘俩捏了一把汗。

坐在上座的老妇人带着深棕色的抹额,抹额中心还镶着一颗墨绿色的宝石,半眯着眼睛注视着屋里站着坐着的一大帮人,在看向苏韵瑶时突然睁大了眼睛,手里半端着的一盏茶用力的磕了磕桌面。

这声音将众人吓了一跳,苏韵瑶也赶快抬起头看祖母。

“韵儿。”老太太唤了一声。

“祖母,孙女在。”苏韵瑶本想着往前上两步,可老太太的表情实在可怖,吓的她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准备上前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猜测的没错,她确实犯了错,只不过这‘错’是别人硬扣给她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