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报喜

郑晓文继续说着:“你看啊,风信子这三个字,从视觉上好看,从听觉上潇洒而优美。不像仙客来那么飘,也不像万年青那么土。

“还有,还有,嗯……哎呀,我说不上来了,反正我就是喜欢这个名字,不加思索就分配给你了。”

杨依林心想: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行,她小妮子那么多学问,这一次,我是真的想逗逗她!

杨依林说:“晓文,我感觉我这个艺名,你没有解释完,我不相信你说不上来。这个花名你既然让我使用了,它肯定还有其他的说法儿呢!”

郑晓文睁大了眼睛:“你,你,一个花名能有什么好解释的?还能有什么说法儿?行,行,你这么较真,我给你解释!我给你说法儿!

“你就仔细听了啊,你呀,你不就是个风度翩翩,忠诚守信的气人小子吗?啊?得了,这就是说法儿,本人解释完了!”

郑晓文说完,她和杨依林对看了一眼,两人扑哧一声都笑了。

杨依林余兴未尽,他又追问着:“你已经讲过我的艺名了,那你也得讲讲那两个人的艺名。那两个人的艺名,也总该有个讲头儿吧?啊?”

郑晓文心想:刚才订婚那会儿我是很迷糊,可这会儿,我一点都不迷了,你杨小子想逗我不是,我就让你高兴高兴!

郑晓文把平时给爸爸、妈妈逗乐的那套本事拿出来了,她双手向后一背,踱了个来回,然后抬起右手食指向前点着,又像似思考着,慢慢地说:

“乔翔他为什么叫仙客来?哎呀,乔翔他为什么叫仙客来呢?啊哟,我知道了,原来呀,乔翔为人若即若离,来去飘忽不定,行踪似神似仙,可他又时常来我家做客,此乃仙客来也!

“至于秦梓曦嘛,他为什么叫万年青?他为什么叫万年青!哎哟哟哟,别急,别急,因为他和我有点像,傻里傻气,老实巴交,他就是庄稼地里那棵一万年都长不红的青头萝卜!”她后面这句话是用很快的语速说出来的。

郑晓文说完忍着笑,假装愣愣地看着杨依林,说:“嗯?这个解释,你,你,你清楚了吧?”

杨依林了解郑晓文性格表现上的这一面,他没有顾上笑,也没有顾上说话,他的思想让高兴的思路占满了!

杨依林看着郑晓文,心里一直高兴地想着:这个文妮妮可真是一个有趣、有才、又有情的小小女人,同时又是个美丽文静的窈窕淑女啊!她的美可爱,憨可爱,聪明可爱,才华溢出更可爱,我拥有了这样一个美好的妻子,我杨依林终生无憾了啊!

郑晓文见杨依林不答话,还直直地愣神看着她,她真的愣了!

当两人都意识到,四只眼睛愣对着愣的时候,两人同时回神,格格哈哈笑得弯腰拍手!

杨依林说:“咱们再高兴一会儿就去上房。”他弹着吉他唱了以前他写给郑晓文的几首歌,郑晓文听着听着,往沙发背上一靠闭上了眼睛。

杨依林以为郑晓文陶醉在歌词里了,可他越看郑晓文,越感觉不对,他放下吉他,到郑晓文身边说,“晓文,你怎么不睁眼睛啊?你这是怎么了?”

郑晓文睁开眼坐正了说:“哦,我感觉好像是有点想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