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神思不属

他说这话,满脸都是无可奈何,表情温柔的可以溺死人。???ww?w?.?

如同羽毛在心尖轻轻一挠,花瓣在欣赏乍然绽放,更如同一滴水地滴答一声落了地,砰砰砰的,江若男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仿佛是烟花散开,在陆振军的眼底,她看进去,就要被融化一般。

江若男不自觉就笑了。

笑着笑着,直到在那双认真又满含情意的眼睛里,看清了自己傻兮兮的笑脸,她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不对,不是这样的。

“不是,陆振军”

“不急!”陆振军几乎是一看她皱眉,就知道她要说什么,“反正我就栽你手里了,你认也好不认也好,反正我认了。”

“我、我……”他说的斩钉截铁,一瞬间江若男刚刚坚定起来的心神又溃不成军,甚至窘迫的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心里面满满的都是被表白被爱的喜悦和颤栗,又有些没来由的惊慌。

陆振军本来因为她的表情而变化的有些郁闷的心情,看到他这种纠结的神情,又不由得明媚起来。

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能感觉到她还是个年轻小姑娘了。

他并不想逼她:“好了,还没煮饭,厨房里也冷,你快进去加件衣裳。”他岔开话题,看她依然呆萌呆萌的,表情有些无助,到底还是心一软,揉了揉她的脑袋,“你不用急着下决定,我也不急,一辈子还长着呢!”

这是,在表白吗?

江若男终于后知后觉想起这个问题,原来,被爱的感觉是如此的温暖啊!

可是…可是……

可是她真的能回应吗?

她配得上陆振军的爱吗?

她喜欢陆振军吗?

江若男心里乱糟糟的,这时候,她终于明白了“心中犹如小鹿乱跳”的什么感觉了。

相处的越久,她越能发现陆振军是个多么好的男人。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她在穿越到这个最糟糕面临最坏的情境的时候,遇到陆振军,不管她怎么觉得二人成婚是公平交易,但心底对他未免还是存了感激之心。

从感激,到后来发现这个人和这时代大部分男人不一样的好奇,直到如今。

喜欢吗?

大概是吧。

可就算喜欢,想到真的要坦诚相对,她还是恐惧。对于身体欢愉,也许还是有过渴望的,可要有多大的信任和爱恋,才能毫无保留地把自己交付于人?

江若男不知道,但她确定,她喜欢陆振军,却没到可以让她接受亲密的程度。

这样一想,似乎自己有点渣啊!

就像是把人吊着一样。

偏偏,陆振军竟然会对她表白。

一个可以说是老男人的表白,没有华丽的词汇,也没有掏心掏肺的倾诉,却是那般朴实。

让她在欢喜的同时,又感到自责。

她能要求陆振军只跟她谈柏拉图式的爱情吗?

似乎有点可笑。因为对陆振军,并不公平。

所以啊,那还不如不拥有。

再说,她到底还是要离婚的啊。

这个念头,竟然到最后才想起。

但这么一想,她心里竟然没了以往那种热切的期待,连那种极度渴望自由的情绪,似乎都不再活跃了……

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一通,江若男站在房间里,忍不住从窗户里往外看陆振军,小鹿乱撞的心,也终于慢慢安分下来。

她到底还是一个理智胜于情感的人。

只是,到底要怎样跟陆振军说,让他打消这种念头呢?

江若男刚刚才平静下去的心,不免又感觉到了麻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