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开始

听了白太太吩咐的罗顽顽,去了诊室,轻轻推门进去。

谢荣权坐在椅子上静静守着谢轻,谢轻则盖着毯子躺在诊室的一张小床上,听到动静缓缓睁开了眼睛。

“小姐姐是我,你接着睡。”

罗顽顽出声,表明身份,让谢轻接着闭眼睛。

谢轻再镇定,其实也只有十六岁,所以她换好衣服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忍不住会感到忐忑。

别说睡觉了,就连静心都做不到。

她又不习惯跟爸爸撒娇什么的,幸好在她快躺不住的时候丸子进来了。

“丸子,你会一直在吧?”

谢轻没听她的闭上眼睛,而是扭过头去看她。

“当然了,你别担心,放松点儿。我和谢叔叔会一直守着你的。”

罗顽顽走过去,握着谢轻搭在身侧的手,给她安慰和支持。

谢轻反手握住罗顽顽的手,丸子的手总是热乎乎的,不像她总是凉冰冰的。

“我去给你点上安神香,白太太说这个过程你睡着是最好的,这样的状态最放松。”

罗顽顽没忘记自己的任务,另外一只手拍了拍谢轻的手背,指了指一旁的香案。

谢轻点点头,丸子在她身边,她感觉安稳多了。

罗顽顽来到香案前,香炉旁边搁着火柴,揭开盖子,香炉里面装的是香塔。

用火柴把香塔点燃,她小心地把盖子盖上。很快就有香气飘出来,那味道闻着确定令人凝神静气。

“好了,谢先生出去吧,让你的人把我家守好,千万别放外人进来。”

白太太这时候进来了,把谢荣权往外赶。

谢荣权有些不放心地看着谢轻,叮嘱道:“轻轻,爸爸就在外面等,你要加油。”

到了这个时候,谢轻也有点绷不住了,对爸爸的依赖感前所未有的浓厚,她望着爸爸小声道:“爸爸你一定要在外面等我。”

女儿这个样子,谢荣权眼睛一热,强忍着吸了口气才止住激动的情绪,生怕影响了谢轻。

“宝贝放心,爸爸寸步不离。”

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她受一丁点儿的苦楚,都等同于在他这个做爸爸的心上插刀子。

“行啦,你们父女俩差不多得了,又不是生离死别,治腿是好事情,怎么弄得这么伤感?你快出去吧,别招孩子难受。”

白太太一看谢轻情绪有点波动,赶紧撵人。她让谢轻早点躺下养神,就是为了让这孩子能把情绪稳定好,再让这父女俩依依惜别似的,岂不是前功尽弃?

有了白太太的话,谢谢荣权不敢耽搁,又深深看了女儿一眼才出了诊室。

“顽顽过来,咱们第一步是从你这儿借点东西。你别害怕,不疼不痒的,对你没任何影响。”

白太太走到一个檀木大柜子前头,从腰里解下一串钥匙,打开了柜子上的锁,打开柜子从里头拿出一个黑色的布包,转身招罗顽顽过去。

虽然白太太说不疼不痒没影响,但是罗顽顽还是忍不住紧张。

两辈子都没见过萨满秘术,她实在又好奇又紧张。

不过箭在弦上了,她万不能临阵脱逃的。

缓步过去,白太太已经打开黑布包,从里头拿出一根深红色的线。

就近打量,罗顽顽发现那根线跟平日里见到的缝衣线不一样,它表面像是打了蜡一样,看起来质感很光滑而且有点小反光。

“这是引线,拴在你我的手腕上,就可以借你体内的灵气了。说起来,顽顽,你是不是有个眼?”

白太太把那线搭在罗顽顽纤细的手腕上,深红色的线衬得她的腕子肤白胜雪。

“眼?什么眼?”

罗顽顽本来还低头在观察缠在手腕上的红线呢,听到白太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