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回京十

此时的珠玉苑苑门虚掩的合上,宫式微推开苑门,整个院子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这与沁凝宫截然不同的景象让包括宫式微自己在内的所有人忌惮不已。

就在所有人都站在珠玉苑门前犹豫的时候;伴着重物落地的声音,沁凝宫门前的地面扬起巨大的灰尘。

沁凝宫的院门破成了碎片。

“这种时候”,宫式微咬了咬牙,沉声喝道:

“进去!”

宫式微带着所有人,闯进珠玉苑的院子,凭着先前的记忆,宫式微径直走到了寝房。

寝房此时与外院一般,空无一人。宫式微皱着的眉头更紧了三分,这里确实没有了人,是阿史附离带着哈寇珠离开了?还是宗政祺设的圈套?她一边想着,一边缓缓走到窗边。

“翻过这边的院墙,便是沁凝宫?”跟在身后的天澄凝神透过后窗看向不远处的宫墙,问到。

“嗯。”宫式微脸色深沉,表情也有十分的凝重,她微微点了点头:“唔,只是不知道对面是生路还是死路。”

“管他什么路?趟过去就是!”天澄一旁的天岚猛然开口。

“夫人,我先带人去引开他们,你们尽快进入暗道!”

宫式微看着天岚脸上显出与那稚气的脸庞截然迥异的冷漠而决绝的神色,又看向房中等着自己命令的几人,心中竟涌起了许久没有的无力感。这些年来,总觉得自己看的颇开,生死由命;可当自己手握这许多人的性命时,自己竟也洒脱不来了。

下一步,该怎么办?

还不等宫式微想到回答,不远处竟炸出一声巨响。

随着声音的来处,宫式微看见方才的珠玉苑的院门处,此时只剩一个硕大的黑洞;在这夜里,黑洞洞好似一张狂笑的巨嘴,想要海吞这院中的一切。

这珠玉苑的院门被生生炸塌了。

灰尘还没落定,一人一身月牙白色弁服,缓缓走到那洞的正中;他头微微垂着,手中拖着一支长剑,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那一身杀气,任谁都能感受得到。

那人稳稳的一步一步走进了院子:

“想逃?宫式微?除非你死,否则我怎么会允许?”

这人低沉的话音未落,其后便齐齐响起刀剑出窍的声响。

与此同时,屋中所有的人也以迅及的速度手执刀剑,挡在宫式微身前。

宫式微一动不动,站在窗前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人,猛的,她又回头望了沁凝宫方向;

果然,墙头早已布满了密密的一排箭簇。

此时的宫式微发觉自己额头上和后背早已是汗津湿透,四肢的肌肉因为过度紧张,也已经有些微微颤动。宫式微暗自叹了口气:自己果然低估了宗政祺的能力。随即,她又暗自想到:自己与他斗的话果然差的不只是几分;可是,这一次差一步就要成功了……

不知怎么的,宫式微这时突然想起前世的那些年:自己与宗政祺青葱一如现在,那时的两人便是相互较劲,相互比分,一路向前;那时的二人虽然互有胜负,但宫式微一直了解,差异在自己和宗政祺之间,一直存在。只是那时宗政祺始终顾及着自己……

惶惶然之中,宫式微觉得自己有些飘乎,神识仿佛出了窍。神识缓慢移动到了天澄一侧;她看着天澄、天岚与其他几人一脸决绝,握着摒弃的手背青筋暴起;她再次看向自己,此时的自己脸色和表情也没有好看到哪里,一脸仓皇伴着几分茫然,整个人僵硬的像一块石头,头发狼狈的甩在耳边,袖口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