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七章 是她!

恐怖的气氛已经散去,惊疑的鸟儿还在远处飞鸣,蝴蝶和蜜蜂在花间忙碌,这里又恢复了本来的幽雅和寂静。

徐彩云眼睁睁要被欺凌之时,被那个女子救下来,十分感激。她依旧悲伤,惊恐的情绪还没有抚平,柔弱的心灵仍在伤痛中。她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灾难和险情,被折磨得身心疲惫,苦不堪言,脆弱的心灵有了滴血之痛。

“妹妹,事情已过去,不要难过了。”那个女子看着彩云,有些疑惑,问道,“妹妹,你去哪里了,怎么弄得一身泥呀?”

此话又勾起了徐彩云的伤痛和悲情,她哭泣道:“唉,我真命苦,昨天被贼人抓去,为了逃命才弄得如此狼狈。想不到,今天一大早,又遇到那个恶人,险些被他欺侮,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

那个女子叹了口气,对彩云的不幸很同情:“想不到,妹妹年纪轻轻,竟然遭遇这么多苦难。好了,都过去了,不要伤心了。那些恶人实在可恨,真恨不得把他们都杀光!”

徐彩云秀眉微皱,依旧伤感:“那当然好,可是怎能杀得光呀。”

是呀,世道如此之乱,怎能把坏人铲除干净呢。那些家伙如同青草一样,有些枯萎了,又有新的长出来,是不会衰败的。

对此,那个女子也很感慨,禽兽为了生存,尚且捕食弱小者,人又何尝不如此。为了欲望,为了享受,为了追求,为了一己之私……总会有人视王法于不顾,铤而走险,为非作歹,欺人害命。

徐彩云望着周围的原野,在默默地叹息,还在为自己的不幸伤心。

那个女子问道:“妹妹,昨天是谁把你抓去的?日后,我要是遇到那家伙,一定严惩。”

“唉,我也不知道他是谁。那家伙年纪已大,十分厉害,要不是云飞雁相救,我哪能活到现在,早就被他欺侮了,恐怕已经死在山林里……”

那个女子闻言随之一愣,问道:“你见到云飞雁啦?”

“见到了,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徐彩云奇怪地看着这位恩人,不由得问道,“姐姐,你也认识云飞雁?”

“岂止认识,我们两个还是姐妹呢。她现在何处?”

“我逃走的时候,飞雁姐姐正和那个贼人打仗,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她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她与何人厮杀?”

“就是抓我的那个人。那家伙可凶了,不但长得吓人,本事也极大,云飞雁也打不过他。唉,姐姐千万不要出事呀……”说话间,徐彩云忧心忡忡地望着远处,心里在默默地祈盼。

那个女子也很担心,俊俏的脸上露出愁容。

徐彩云忽然想起来,说道:“听飞雁姐姐说,那家伙叫浑天元圣。”

“啊,是他!”那个女子惊叫起来,那颗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

这个女子是谁呀,怎么会和云飞雁亲如姐妹呢?

原来,她是女侠岳小梅。小梅意外听说张云燕有危险,遭遇的是无比凶恶的浑天元

圣,怎能不为姐姐的安危担心。

岳小梅把徐彩云送回家去,受到徐老爷热情招待,吃过饭才离去。

一路走来,她依然为云燕姐姐的安危担忧,心中焦虑忐忑不安,在默默地祝愿姐姐能逃脱老贼之手。

下午时分,起风了,云彩也越来越多,看样子要变天,会有一场大雨。

岳小梅默默地叹息,此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厮杀早已结束,如何担心都没有用了,但愿姐姐安然无恙。

且说张云燕,她为了救徐彩云,被浑天元圣追杀,险情连连。她和老贼打打跑跑,四处躲避,在夜色中,有树林遮掩,总算有惊无险逃脱凶神纠缠。

天亮了,云燕在路边的饭馆里饱食一顿,又开始寻找铁蛋。她一路奔走打听,依旧没有铁蛋的消息。焦虑、悲愤、失望、仇恨……复杂的情绪缠绕着云燕,她很无奈,又很无助。

张云燕看了看天,时间已经不早了,想到县城打听一下,并在那里住一宿,明天再继续寻找铁蛋。

她见路边有一个农夫在喝水歇息,便过去问道:“这位大哥,县城还有多远呀?”

“还很远呢,要走半个多时辰吧。天这么热,喝点儿水歇一歇吧。”

“谢谢了!”云燕接过碗来,一边喝一边说“看庄稼的长势这么好,今年的收成一定不错。”

“看上去是个好年景。”那个人叹了口气,又道,“收成再好也吃不饱呀,去了交租也剩不了多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