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咸鱼干与猫

一个巨大的梦境,终结于从头顶哗啦啦盖下的泥土。

往上看,可以看到一群身形模糊的人用铲子不断铲下泥土,好像还有一个男人居高临下看着她。

看不清眉眼,但声音出奇清晰。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样子,穿着土土的乡下衣服,也长得不怎么好看,土不拉几的,但你的眼睛漂亮,我一下子就被你吸引了。”

坑里的女人是美的,又不是过分惊艳的美,她有一种韵味。

风情,不正经,但又显得保守婉约。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又说不出哪里坏。

通俗点就是——心机深,会装!

她抬头看他,“这件事啊......当时跟现在我都一个感觉。”

他笑:“你说。”

她也笑:“感觉狗屎泼嘴里了。”

他气定神闲,“可这狗屎你咽下去了,而且还咽了很多次。”

一语双关,既暧昧,又龌蹉。

“说得好像你很得意?”

“不得意,只是可惜,毕竟是睡了这么多年的女人....被活埋的感觉恐怕不太好受,还有一点点心疼。”

肆无忌惮的侮辱,必然要有所还击。

“经济罪一名单列下来我都说不清,股市崩盘,境外资产被冻结,手头染了多少人的血,你心里清楚,调查令已经下来,你现在就是买张我们乡下那种土巴士的车票都不太容易吧....人爬得越高,摔下来就越疼。”

她说得轻快,却让铲土的人都顿了动作。

为什么活埋她呢?

他吐着烟圈,吐字清晰得骂了一句话——秦鱼,你就是个婊子!

指尖的烟头扔下,火光点落在她脸上,炽热火烧,混着泥土....窒息。

却还有他愤怒后的笑声。

“但你也太天真,有些东西雷声大雨点小,不在圈子里掌握过规则的人自以为是玩弄规则,只会让自己显得可笑又可悲,就好像现在的你。”

他蹲下身,像是个蹲在小溪边看着水里游鱼打发时光的顽劣少年。

“铁证不如山,疑罪从无,抓不到我,这铺子摊得再大也没用,不过你估计也没什么机会看到了。”

她的确看不到了,因为最后一大片土盖下来。

一片黑暗。

————————

竹内村往东走三里地才有村卫生所,还是几个村独一家的,那雪白帘子隔着的卧床上躺着的少女睁开眼的时候,无人知,可很多人的世界都一瞬间变了。

——因为刚好停电了。

秋时的傍晚能见度已经不高,灯泡息了光明,屋子里就暗了一大半,竹内村有名的榆木疙瘩秦远才发现自己女儿醒了,他立马站了起来,原本木讷的脸上有了动容,但依旧不太会说话,只有干巴巴的一句:“小鱼,你怎么样了,还不舒服吗?会不会晕?”

秦鱼猛然看到这张略有潦草脏污的脸,一时眼神变得有些空洞,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恍恍惚惚的,好像失了魂,最终却变成痛苦跟恐惧。

别人看不懂,作为父亲,秦远看懂了,只是不明白,但一时心疼得不行,刚要说什么,秦鱼却昏了过去。

秦远叫喊了医生,很快,懒懒散散打着哈欠的医生来了,给秦鱼看了瞳孔,再看了脸色,嘴巴一开一合说了什么,最后不耐烦一挥手。

“明知自己听不懂还来什么,还不如你老婆来呢!”

这话刚好被医生妻子听到了,后者脸色难看,骂骂咧咧,医生顿时悻悻,一本正经对秦远说:“医生嘱咐还是要听的,不然还要看医生做什么,算了,跟你说也听不到,聋子一个,你说你还能干什么事儿,也就锯锯木头了.....”

才一米六多的人指着一米八多的秦远骂,后者却也只能木讷看着他,骂解气了后,这矮个医生拿了纸写了一些字,将纸张扔给秦远,又张开手,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要一百。

二十一世纪初,在农村地头,一百块已经是不少的钱,秦远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只是随便帮她女儿看了看就要这么多钱,甚至也没有给药,但也没法辩驳对方,因他们这边就一个医生。

得罪不起。

——————

秦鱼不知道自己父亲因为她咬牙大出血,但她昏过去后,意识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坑里,好多土落下来,但在她被烟头烫痛下意识仰头看去后,隐约听见了一声猫叫声。

那些泥土突兀又返了回去。

像是电脑上的视频软件屏幕上用鼠标往回拉的视线效果。

或者是FLASH上更明显的一帧一帧快速后退。

泥土回到了铲子里,铲子又往后摆,挥舞铲子的人往后退,回到了车子里....她也回到了车子里,车窗阖上,车子往后开。

她眨眼的时候,窗外闪过一幕幕,高楼大厦开始倾塌,新潮的广告牌被钢铁腐朽,文字变得模糊,泥土有了花草的芬芳,又开始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